囧酱

会不定时更换模板
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把所有的坑在有生之年填完的!
口味比较杂,或许是BE偏好者,上辈子应该是开刀具店的。
目前两只脚都在火影的坑里

火影-衍生-游客的日常

【吐槽】那个世界居然还没毁灭?!

1. 楼主-极东之地

黑阵营和红阵营在同一条世界线搞优化世界的活动

昨天我看了下活动持续时间,已经超过十年了……莫不是我在做梦?

主要是参与活动的黑阵营成员已经超过了七位,数量还在增加,上限为十,红阵营的参与者也达到了九位,同样上限为十。黑阵营的七位都停留在那条世界线中,红阵营也有三位暂时停留中

现在不在远征军清理世界碎片,也不在阴影之城进行日常维护,而是有时间去参加优化世界活动的……难道是苍白魔王化身转世存在的那个世界?

2. 红龙以北

不仅是被苍白魔王注视,第三北殿可是亲身降临了

哎,好羡慕那个被第三北殿当成巫女陪护的姑...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16

【严重怀疑这篇文为何还能继续】

【脑洞大过天的结果应该是世界线的毁灭】

P.隐者


对于忍界而言,有五件大事是在同一天之内发生的。

第一,五影大会在霜之国召开了。

第二,除了木叶隐村和砂隐村之外,全忍界的尾兽都消失了——这个情报还没人统一起来,说不定各忍村都不知道自家的尾兽从人柱力体内走丢了这件事,砂隐村会例外只不过因为他们家的尾兽是最先失踪的。

第三,忍者在雷之国消失了,邪神教的人干的——暂时还只有水之国的忍者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能够把查克拉杀死的邪术。

第四,从五影大会活着回来的只有四代火影与三代水影,虽然说二代土影自爆了,但架不住四代火影身负逃跑秘技飞雷神。四代风...

火影-衍生-第三次重生-2

宇智波泉奈(迟疑):润,你能不能克制点儿?

宇智波润对此表示疑惑。

宇智波泉奈(严肃脸):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想上我哥哥?

宇智波斑竖起了耳朵。

千手扉间竖起了耳朵。

宇智波虞、宇智波梅和千手风在宇智波泉奈家,被宇智波花月带着玩。

宇智波润:……你为什么会问我这种问题?!

宇智波泉奈(抽出了一张纸):这是上次情报人员的记录,我觉得……

宇智波润拿过纸。

【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啊斑!!!宇智波里,除了你再没第二个能令我兴奋起来的人了!】

宇智波润(读了一遍这句话,抬头望向泉奈):这有什么不对吗?

千手扉间扫了眼宇智波润和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扫了眼宇智波润和宇...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15

O.高塔


血脉传承是以种族发展为基础,生物进化的本能为源泉,优胜劣汰的自然铁律为规则的一种延续特殊能力的真实。这种真实,并不会因为世界线的更改而有所增减。举例来说,拥有查克拉的世界的血继限界,拥有修者世界的天赋传承,拥有非人世界的非人象征……等等。最普通的例子,无外乎人类存在至今的大脑,这可是从第一个进化出脑子的生物那里继承而来的真实。

在去霜之国五影大会前,鬼车扉间顺便把自己已经用不到的止水酱那近废的身体作为祭品,邪神止水主持仪式,辉夜公主颇感兴趣的围观,在水之国晓总部,进行了血脉祭献。

嘛,人手不够,废物利用,虽然黑阵营还有半数成员未至,可还是有概率会召唤到红阵营的成...

记梗-万花筒-宇智波润

宇智波润:

永恒万花筒:七个角呈黑色的空心七芒星

双眼瞳术:须佐能乎

双眼瞳术:神临:可以让中术者无视特殊条件限制使用一种能力。

例:通过给白绝下暗示,让没有轮回眼的白绝使用出轮回眼独有的【外道·轮回天生之术】

例二:通过给白绝下暗示,令不存在超能力的火影世界的白绝使出【矢量操控】的能力

缺点一:不能对自己下暗示

缺点二:一个生物只能接受一次暗示

缺点三:双眼是相同的能力

优点一:被下暗示者无法反抗暗示

优点二:下暗示后施放忍术的机会由施术者决定

优点三:除了暗示这一指令会消耗些许施术者的瞳力外,使用能力时消耗的是被暗示者自身的力量

限定一:神临赋予的能力...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14

N.正义


原本大筒木羽生带着哥哥黑绝去月球是研究怎么把母亲从封印中弄出来的。

在镇压了月球反抗军后,俩阴阳遁造物就开始研究邪神止水之前提到的、通过剥离月球表皮岩层从而削弱地爆天星封印之力的方法。

期间,以月球反抗军为祭献,他们某个世界的二哥插了一手进来,大大缩短了研究时间。

然而问题是,他们这个世界的问题大哥一直在关注着母亲的封印啊。在月球封印被三个不同世界的弟弟联手触发并准备着手解除时,这个世界的大筒木羽衣,跳了出来。

然后?

然后大筒木羽生便以死鱼眼的表情,旁观了大哥二哥是怎么打起来的,三哥是如何搅浑水,而母亲的封印又是如何被波及,以至于异界辉夜姬降临撑爆了月球封印,给忍界...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13

M.教皇


木叶五十七年,纵观整个忍界,从总体局势上来看,大体应是和平的一年。

风之国大名削减支援给砂隐村的财物,使得砂隐村不得不减少对下忍人数的培养,施行精兵计划。饶是如此,依旧是入不熬出。即便砂隐村上层压下了反对派的声音,然而心里对风之国大名暗含怨恨的大有人在。这一年,风之国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又有许多平民因为饥饿死于荒漠。

土之国与岩隐村的关系不若风之国那么紧张。然而上层社会与下层社会之间的矛盾也是激烈的,为了转移本土平民的与些许贵族的不满,土之国大名指挥着岩隐村,训练了一只水师出来,变相的压迫了霜之国的生存空间。火之国当然是支持霜之国跟土之国干起来的,只不过海上的事,火之国的手...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12

L.命运之轮


旗木卡卡西再睁开眼睛,他躺在一片红褐色的土地上。

空气中缭绕着足以凝聚为雾气、实质化的血气,常人每呼吸一次,鼻腔里拦截湿气的鼻毛上便沾染了赤色,在这片土地呼吸五分钟以上,鼻毛上大量的潮气汇集到一起,便有血丝自鼻孔向下流淌。

然而这对旗木卡卡西而言,不是问题,他有面罩啊!

只不过呼吸间都带着铁锈味,可不是什么好体验。若非不清楚这空气里是不是还有什么差池,指不定在确定了自身安全后,旗木卡卡西会把脸上的面罩扒下来拧一拧,看看能拧出多少毫升血液。

他是仰躺着醒过来的。

就好像昏迷前受到的重创都是幻觉,被鬼车扉间那贯胸一刀造成的穿透伤没留下丝毫痕迹。抬手去摸,别说衣服上本该...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11

K. 恶魔


“没错了,琳就在那个结界里!”

张开眼睛的棕发少女打开合拢的双手,一指百里外那个偶尔呈现火红色的结界罩子。

“真是精妙的封印结界啊……不请自入的话,可是会被撕碎呢!”

“是吗?”

双手抱胸踩在山崖上、一对蔚蓝色的眼瞳俯视着远方大地的红发男人包裹着身体的斗篷被山顶的狂风吹得猎猎作响。对于少女言语间的忌惮,淡然的不屑一顾。

“我认识布置了那个结界的男人,红阵营的家伙。”

“诶?红阵营的人吗?真好奇啊……”少女自半跪的姿势起身,把被风吹乱的妹妹头整理好,整装待发。“那我的安全,就全交给您老了,这个世界、琳在的这个世界……只要琳活着,我什么都不在乎。”

“是吗...

转载于 远方的冬天

我可能是假的中立侧 @德卿——长空不空要填坑! 

远方的冬天:

哈哈我算是中立吧,填坑真的是火葬场啊😂

BAKUさん:

每一个都是我hhhhhhhh

九蓦_苹果九:

我说了我是秩序善良。坚定。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10

J.愚者


旗木卡卡西大口的喘着粗气。

呼吸的声音被面罩过滤。

他踩在水面上,左手攥紧了父亲留下的白牙短刀,右手虚握,摆出防御的姿态,瞪大异色的双眼,防备着雾气中可能的袭击。

那一袭红衣从浓雾边缘渐渐显现。

黑发红衣,带着猫脸面具的女人赤着脚,随着移动在水面上点出层层涟漪。她拖拉着几乎有腰身那么宽的宽刃大刀,第一次同白牙交击时,旗木卡卡西还以为自己碰上了雾隐七刀众的斩首。那个女人就像是捻起一片柳叶般挥动那柄堪比重锤的武器,举重若轻,大巧无工。

靠着写轮眼特有的视野,旗木卡卡西看清了女人脸上面具的纹路,眼部空洞里那对暗红的眼睛。

“旗木卡卡西吗?”女人那降了一个音调的声音传递到旗...

【杂谈】如何在小说中写出真情实感?

转载于 暮歌

适用于每一个领域呢

暮歌:

RT,赶巧有姑娘问起我这个话题,就来这边整理一下。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了。

首先无论要写什么,起决定性作用的必然都是天赋和积累。此两项受先天条件所影响,做不到一蹴而就。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有这么大,同一个梗,你写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大佬写出来却是《简·爱》。扎不扎心,眼不眼红?

但是别沮丧呀,嫉妒使人丑陋,况且补救的策略多得是——比如我在此会提到的一些速成法。它们不是全部,也不是最优的,列出来聊作参考。根据性质又大致分以下两类。


(一)态度

1.认真看待笔下的每一个人物。

不要把他们只当做满足你欲/望、供你摆弄的纸片人...

火影-片段-替身

千手柱间在同宇智波斑相遇前,曾经生过一场重病。

再醒过来时,千手柱间获得了弟弟瓦间死于非命的消息。

据说因为尸体太残破无法拼凑完整,千手瓦间是这一代第一个以火葬的形势送别的族人。


“二十年了。”

白发的男人坐在祖宅后的一处花丛。

“距得知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真长久啊,如今,千手和宇智波也已经达成联盟了。”

“大哥很好呢,他不知道这件事。除了我,知道你当初决定的人,再没一个从战争中活着回来的。但我准备离开了,走之前,好歹兄弟一场,我去告诉他……你也不会怪我吧?”

“我听说,父亲说你曾说过,‘如果哪一天支撑不住,就告诉大哥,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吧。’以前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9

I.星星


世界,只需要一个声音。

当出现第二个声音时,争执便出现了。

而当第三个声音插入,再之后,战争随之而来。


“所以,想要和平的话,只需要一个国家,只留下一个声音就好了。”

最终,黑发黑眸的男人如此总结道。

“这一次,要连通灵兽也一个不漏,将反对者全部杀死。”


“帮你可以,但堍不支持无限月读哦~”

带着狗脸面具的黑袍人蹲在石棺上,发出俏皮的声音。

“不解决这个矛盾的话,就算祖爷爷胸有成竹,堍可不怕呢!”


“查克拉之祖,不知道那位女神什么想法。”

“那世界之主,不能是我们中的任何存在。”

双生子交织着彼此...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8

H.皇后


宇智波佐助没有因为在祭典上和家人失散而心生恐惧、无比慌乱。

有一个人拉住了他伸向前方想要拽住哥哥的手。

那只手因为常年训练,长满了茧子,即便外表看起来纤细露骨、白皙如云。

这是谁的手呢?

小小的佐助仰起头,前方的人一头长发,厚重的头发在蝴蝶骨的位置简单扎了起来。

是母亲吗?不,前面那个身形,明显是个男人。

是父亲吗?不,父亲总是那么威严,就连上学前也没几次牵过自己的手。

那是哥哥?的确,很像哥哥。可是哥哥最近因为止水姐姐——噫,突然改口叫止水姐姐超不习惯啊——总是心绪不定,似乎能感受到止水姐姐的状态般,自己也是吃不好睡不好。

那是别的族人……

即便...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7

G.世界


关于人形九尾的处理方式……

总之,在别人家的孩子已经会跑的时候,漩涡鸣人还在缠着波风水门问他为什么不能管九喇嘛叫妈妈。是的,那次封印后被迫改名漩涡九喇嘛的九尾只允许这个小金毛叫自己九喇嘛,四代火影都没这个殊荣。波风水门对光明正大住进自己家里的漩涡九喇嘛的感官也是极复杂的,两人磕磕绊绊磨合了许久,波风水门倒是极常想起自己亲爱的玖辛奈。而对于儿子的问题,波风水门又不太好说,毕竟孩子生下来就没见过母亲,自己又忙大部分时间里陪着他的只有九尾。

说不定在那孩子心里,我还没有九尾地位高吧?

有时候,波风水门也会自嘲地想这想那。

不过被命名为三途河的封印结界倒是极好用的,漩涡鸣人三岁...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6

F.审判


醉酒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听说自家老师昨天晚上叛逃出村的御手洗红豆差点儿哭瞎。要不是被好友夕日红硬拉住了,才从宿醉中缓解过来的御手洗红豆说不得又得在居酒屋泡上两宿。

对于火之国木叶隐村来说,从建村开始延续至此,第四十七年末,正处于多事之秋。

先是第三次忍界大战彻底结束,金色闪光波风水门在众望所归之中接任第四代火影的职务。在波风水门与漩涡玖辛奈秘密结婚两个月后冷君大蛇丸被发现私下里研究禁忌忍术,叛逃出木叶隐村。接着雨之国雨隐村首领、忍界半神山椒鱼半藏跟同属雨之国的晓组织同归于尽的消息在忍界流传,而四代火影夫人漩涡玖辛奈又被查出了怀孕。此时的根忍组织因为大蛇丸离开前借旗木卡卡西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5

E.死神


林中雪和野原琳的关系迅速变得亲密起来。

如胶似漆。

旗木卡卡西有时候也在想,如果宇智波带土还活着,看到这俩姑娘相处的场景,一定很是吃味吧。住院的时候,天青的病房就在旗木卡卡西隔壁,串门的时候也会打趣自己的男队友问对方什么时候跟林中雪定下来。奈良鹿邑没正面回答,毕竟有窥*伺和监*视的意味在里面,就同林中雪打好关系这件事来说。而且他和林中雪又都还年轻,如果二十岁时候他还没找到第二个让自己觉得气质相合的女孩子,那时候林中雪还是单身,到时候再下手也不迟。

倒是在奈良鹿邑提升到特别上忍的那一天,出院两天还没回到正式队列的天青递了请帖过来,说是自己要结婚了准备退出忍者队列...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4

D.月亮


雨之国,一年四季少有不下雨的时候。

因为多雨的天气,狭小的国土面积,尴尬的地理位置,再加上不善治理的管理者,使得雨之国的人民处于水深火热的生活中。

或许正因为生活在这样的土地上,苟活下来挣扎着长大的人才比其他地域的人更祈求和平。

晓组织,正是孕育于这样的土壤上。


本是新生壮大的晓组织首领同雨隐村现在的领袖山椒鱼半藏会晤讨论雨之国未来的山谷,然而除了雨水冲刷山岩的哗哗声外,这里竟是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传出。

从山谷的入口走进去,靠近腹地的地方,开始有趴伏在地的尸体出现。

穿着黑衣的晓组织成员、戴着面具的暗部、持有雨隐标志的正式忍者、叛离自己家...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3

C.魔术师


宇智波带土没有动。

杂乱黑发下,一滴冷汗凝聚在太阳穴,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顺着脸颊滑下,滴落在包裹着他身体的白绝外套上。

白绝能感受到被自己包裹在内的宇智波带土的颤栗。事实上,它自己也想要惨叫的。但是,不敢啊,不敢动,不敢出声。它和宇智波带土就藏在一棵大树之后,望向几十米外那四个年轻的男女,僵滞了身体。

无法继续向前,无法扭头转身,无法开口挣扎。时间仿佛无限延长,站在阴影中的他们却是离光越来越远,被阴暗纠缠着无法动弹。

“呵,真有趣,还想着回到他们身边吗?”一身白袍的黑发男人便是导致宇智波带土和白绝不敢动弹的罪魁祸首,俊美无双的面容,高大身躯形成的阴影将宇...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2

超麻烦,文字转化图片什么的。

并不明白敏感词语在何处……

看不到的请转战JJ。

http://www.changweibo.com/download.php?file=2017/0710/16521096225


火影-系列剧-24个5分钟-1

A.女祭司


营营众生,天意如刀。

林中雪醒来时,对着已经不能算是陌生的天花板,凝视半晌,最终仍是一声轻叹。

虽然面上平静,但内里早是一片乱麻。

作为有名有姓的一个忍者学校的学生,林中雪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母死父早亡,但还有堂叔这么个亲戚。而平淡的日子随着第三次忍界大战的开启被搅乱,而到第三次忍界大战快结束的时候,又有穿越者的灵魂融合进了某次濒死的林中雪身体中。

林中雪也想过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只不过融合了原身十几年的记忆,林中雪在继承了原身的羁绊的同时,也无法催眠自己这不是真实的世界。

战争带来的伤痛与失去亲人的悲苦铭刻在心中,咽下眼泪,积蓄力量,直到一切被迟来...

火影-衍生-第三次重生

宇智波斑喝多了上了千手扉间的第二天早晨,宇智波泉奈跟着宇智波润过来本打算给千手扉间换纱布。


千手扉间:特意出动狂犬把我掳来就是为了这种事吗?我知道了(面无表情死鱼眼)

宇智波泉奈:我的天!哥哥你对他干了什么!?(惊讶地把纱布掉地上了)

宇智波润:喂!泉奈,这跟我们当初说好的不一样。(把泉奈推进屋同时反手拉上门)

宇智波斑:……我还想知道泉奈你把千手扉间抓来是要做什么呢!(被堂兄弟抓奸在床的斑捂着头,还没从千手扉间身上爬起来)

宇智波泉奈:当然是研究千手的医术啊!哥哥你在想什么呢!(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斑哥)现在医生这德行了……(瞥了眼因为查克拉被封印无力反抗的千手扉间...

火影-片段-第三次重生

第一次重生,认为世界是虚假的他以毁灭者的姿态迎接了死亡;

第二次重生,在一个毫无特异力的世界作为一个普通人度过了平淡的一生;

第三次重生,又一次回到宇智波的他唯一未变的唯有最初的母亲赋予的名字。

******

这是宇智波泉奈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状况。

身为族长之子,除了战场上身先士卒,出任务时,也要保证尽可能的将族民完好的带回族地。

羽衣夜月两个小队联手伏击了宇智波的商队,人数上本就不占优势,再加上需要保护商队的平民,宇智波的人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减少着。

然而,之所以说是宇智波泉奈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状况,正因为后来他活了下来,才可能有所对比。

雷鸣响彻天际。

附着着雷属性...

转载于 嫪鑫(前文号

这个图真是有趣的紧(。・ω・。)ノ

嫪鑫:

看了组图以后,就希望各位大大们不要坑…希望带卡里的大大们都看见,这个CP的人还挺多…但是如果失去大大,真的只剩回忆了QAQ

火影-同人-你眼中的世界

对{【火影】未完成}番外中的宇智波润进行了二设。

原著中宇智波佐助醒悟地早,在宇智波润七岁的时候跟自家儿子关系缓和了。二设后的佐助君直到宇智波润十岁的时候被止水君打哭了才醒悟过来,不过晚啦。

宇智波一族祖传的隐性报社基因——不是毁灭世界,就是毁灭自我

二设:

完成任务的路上为了保护妹妹跟叛忍土匪劫掠者对持了三天三夜,好在妹妹发烧不知道亲哥哥这三天为了照顾她费了多少精力受了多少伤。因为万花筒瞳术压制了身上的创口,好哥哥回村交任务时才没被人发现自己身上的重伤,然后在亲妹妹从忍校毕业前的那天晚上把万花筒挖出来当今年的生日礼物趁着夜色正浓放到妹妹的房间里后,在父亲大伯和舅舅任务回来前,跑去南贺...

火影-脑洞-卡巴拉游戏

黑绝:想要一切恢复原状?羽衣哟~乖乖解开母亲的封印吧哈哈哈!!!


世界似乎在一夜之间变换了模样。

千年之前的忍宗时代,大筒木羽衣看着被自己包扎好伤口躺在房间软塌上昏迷的一男一女,叹了口气。

男青年被捅了肺不说,眼睛还被挖走了一对,羽衣不得不用阴阳遁给这小子制造了两只眼睛按上,因为他发现这小子应该是自家大儿子因陀罗的后裔。少女呢?心口被捅了个洞,要不是矶抚撑着,也不用羽衣给治疗了,心脏被洞穿的时候这姑娘差不多也死透了。

与之相反的是羽衣的两个儿子,似乎是与这一男一女两个后世之人交换了身份,也不知现在如何了。有因陀罗在身边,阿修罗应该没事。羽衣心想,准备问问人柱力少女体内的矶抚,它是从...

火影-脑洞-天使坠落

天使坠落,顾名思义,是通过仪式拉取上位天使坠落到人间的魔法。由于下位多出了一个天使,因此下位世界中,必然有一个存在将代替天使去往上位世界,以此达到平衡。由于作为上位世界的天使在下位世界是没有身份的,因此天使在坠落后,必然会取代一个下位世界成员的身份,因此,下位世界会因为多出一个天使导致下为世界成员身份的混乱。除了主持这个仪式的发动者与身负非凡力量能够对抗上位世界成员坠落带来的下位世界因果性变化的成员外,没有下位成员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事实上,身份的变化,下位世界成员本身如果不是拥有一定程度的能力者外并不会察觉本身的变化,虽然这种情况在知晓原本下位世界成员身份的前提下会显得相当怪异就是了...

火影-衍生-你不在的世界-3

“看在你是我宇智波的族裔,作为临时收容我的报酬,帮帮你好了。”

就好像有什么可怖的生物在那瘦小的身躯中苏醒,肆无忌惮的向外释放着它的威能。据此不远的几十米的地下,闭着眼减少能量耗损的老人突然睁开了眼,本深邃如渊的眼瞳在那一瞬间共鸣般自动变成深红、青黑的纹路回应般缓缓旋转起来——这是同源血亲自发的呼唤,互相深爱者彼此源自灵魂的共鸣。

怎么可能?!老者在察觉了身体的变化后,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而就在地下这老者惊疑之时,地面上的局势已经发生了惊天逆转。


巨大的青紫色的骨头撑爆了小小的岩洞,伴随着碎裂的岩石一同飞出去的,还有那数个在岩洞里围杀的岩忍上忍。那个本是众上忍势在必...

火影-系列剧-论死白毛对忍界和平作出的重大贡献-9

神秘人:虽然不能跟你们一道走——极黑魔王超可怕的说——看在扉间巨巨的面子上,你们真的不考虑带个会封印术的人过去吗?反正是在漩涡纳面堂,都已经召唤了四位火影了,再召唤一位漩涡姓氏的前辈过来又花不了多少时间。外面的那个漩涡的小姑娘能顶什么用啊?!

大蛇丸:唔,很有道理呢。香磷的确是派不上什么用场,虽然觉醒了漩涡的能力,还是太弱小了啊。不过没有祭品了哦,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神秘人:那就没办法了。虽说我可以请大神出来帮帮你们,可你们连个载体都没有。蛇叔你灵魂脆弱的几乎是一碰就碎,佐助他那小身板根本承受不住神降模式,四代目体内有一半九尾,三代目及早回归净土才是正道啊。

神秘人:不过我的初衷只是想让...

我关注的人

© 囧酱 | Powered by LOFTER